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免费发布信息平台 >

香港扑杀2000只仓鼠港媒:保障人类安全总是第一位

  【环球时报记者 叶蓝】香港铜锣湾一家宠物店女职员感染“德尔塔”,疑成为全球首例被仓鼠传染的病例后,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要扑杀2000只仓鼠和小动物,结果在社会引发不小的争议。

  据香港《星岛日报》20日报道,宠物店确诊病例出现后,有关部门验出11个仓鼠样本对新冠病毒初步呈阳性反应。渔护署称,去年12月22日及本月7日有两批共2000只仓鼠从荷兰同一公司空运抵港,风险较高,强烈呼吁购买这两个批次仓鼠的市民,把它们交给渔护署进行人道处理。19日,部分市民响应呼吁交出仓鼠。哭得双眼红肿的陈姓小朋友在爸爸陪同下带着仓鼠到指定地点。陈先生说,他们本月7日在暴发疫情的宠物店购买仓鼠,属于政府建议交出的批次,他向儿子解释不想危害社会,“小朋友好难过,哭了一晚,但也没有办法”。陈姓小朋友说,理解与明白要送走仓鼠,才能保护家人健康。截至19日,渔护署已人道毁灭超过1200只动物。有香港记者20日中午到访旺角通菜街一带,发现仓鼠店继续关门暂停营业;售卖猫狗的宠物店则未受影响如常经营,但街上人流明显减少。

  “杀鼠令”引来一些争议。香港城市大学动物健康与福利中心认为,人类从宠物身上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“微乎其微”,受感染仓鼠通常会在3至6天内经呼吸道分泌物排出病毒,因此在去年12月22日前购买的仓鼠对于“德尔塔”不会有感染风险。动物保护组织更担心出现弃养潮,纷纷通过社交媒体发“接鼠行动”,招募爱心人士暂养被弃仓鼠。

  对此,渔护署署长梁肇辉19日强调,人道毁灭是要尽快移除风险及截断可能的传播链,并非“一刀切”杀掉所有仓鼠。力挺杀鼠的政府专家顾问、港大微生物学系教授袁国勇日前收到“叫我去死的电邮”,他说,明白这次情况复杂,当情绪高涨时,不容易理解有关决定。他承认科学与医学不能解决“情”这个议题,对仓鼠爱好者失去宠物深表同情,但香港约有1/3的人且超过一半老人仍未接种疫苗,一旦“德尔塔”在小区暴发,乐山高新区:“我是党员我先上”可导致上千名未接种疫苗的老人死亡。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说,即使仓鼠检测呈阴性,也不代表不在潜伏期或没有间歇性排放,因此必须人道毁灭。港大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烈文表示,香港自去年11月仅有零星感染“德尔塔”病例后,这次却在宠物店员工、店内仓鼠和仓鼠货仓都找到该变异毒株,两者基因排序也显示很可能出自同一源头,可见病毒从仓鼠传人的概率很大。对于有政府抗疫专家顾问团成员向公众就“杀鼠令”做出讲解后收到恐吓电邮,特区政府20日表示严正谴责。

  香港20日新增14例确诊病例,其中本土10例。教育局宣布全港中学须在下周一或之前暂停面授课堂,直至春节假期,中学六年级学生可回校最多半天,处理必要的学习及评核。《巴士的报》20日评论称,普通市民会十分同情那些可爱的仓鼠,而作为公共卫生的决策者,就要两害相衡取其轻,若不人道毁灭仓鼠,就可能要付出人命伤亡的代价,“用经济学的术语,就是‘机会成本’”。由于涉及人命伤亡风险,社会付不起这样大的“机会成本”,所以只能人道毁灭仓鼠。丹麦2020年在水貂养殖场发现了一种可传染给人类的变异毒株,基于同样的逻辑,扑杀了1700万只水貂。文章还提到全民检测,认为“拒绝全民检测,允许疫情慢烧,其实和不杀仓鼠一样,要付出很大的机会成本”。

  还有港媒20日称,宠物之所以是宠物,主人肯定投入了感情,何况仓鼠性格温顺,模样可爱,因此在不少人眼中对其人道毁灭显得过于残忍,“但在抗疫大原则面前,有时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”。文章也提到丹麦扑杀水貂,当时遭到动物保护组织的抨击,“但是疫情当前,保障人类安全总是第一位的。香港此次若不对仓鼠采取果断举措,或会有更多动物要被人道毁灭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