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帮助中心 >

【征文选登】故乡 那一抹难忘的乡愁

  装酷装修APP三套大数据智能报价· 安徽政务网申请对外贸易经营者备。江水悠悠,清澈见底,一路向北蜿蜒流去,两岸花木扶疏,青山苍翠,高耸入云。傍晚荷锄而归的庄稼汉子,肩披褐色的蓑衣,牵着牛走在泥泞的田埂上。牧童悠然地骑在牛背上,留下阵阵悦耳的笛声。

  这是记忆中家乡资江河畔的一道亮丽风景。光阴荏苒,时光飞逝,离开家乡在外漂泊,一晃三十余年,但对家乡的点点滴滴难以忘怀,思念却无时不有,无处不在,随着年龄的增长,日渐浓厚,深夜里牵出长长的幽梦。

  去年暑假期间,终得闲暇,携三五好友驱车千里,一路风尘仆仆回到家乡资源。一来是为家乡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,助力乡村振兴,二来是远方的游子思乡难耐,想念江水的碧波荡漾,巍峨青山的绿色屏障,还有那地道的油茶。丹霞地貌八角寨的雄伟风姿,一线天的巧夺天工,大象饮水石的栩栩如生,五排河的激荡漂流,明代地理学家、文学家徐霞客笔下的宝鼎瀑布,以及百卉谷蕴藏的天然中草药,一切的一切都在梦里千回百转,挥之不去。

  当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,但见乡音袅袅,人们行色从容,生活节奏不紧不慢。待步入熟悉的街巷,但见河岸两旁楼房摩肩擦背,高低错落有致。市井的烟火气犹然可见,触手可及,狭小的铺面摆放着各类日常生活用品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

  热闹的风雨桥头,挑着泥箕上街卖菜的阿婆,头戴褐色棉布头巾,双腿弯曲坐在矮凳上,满脸皱褶,面容却很友善温和,价格非常低。小巷尽头补鞋的大叔戴着黑框老花镜,安静地坐在四方凳上,动作娴熟地穿针引线,客人伸腿坐在一旁上等候,不时地相互聊着家常。农贸市场猪肉摊边吆喝的中年男子,长得眉清目秀,手脚麻利地切割猪的各个部位,给顾客称好后,双手捧出清晰的二维码,一旁玩耍的孩童东奔西跑,但总定位在他的视线之内。

  傍晚时分,漫步资江两岸的亲水栈道,河水依旧清澈见底,茂林修竹依然婀娜多姿,沥青铺就的柏油路蜿蜒伸向远方。风雨桥高高耸立,绵延悠长,飞檐翘角绘着各种飞禽走兽,花鸟虫鱼,以及当地流传千古的河灯祈福故事。走南闯北多年,见过无数风格迥异的风雨桥,但如此精雕细刻、栩栩如生还是非常少见。据说,图案的整体设计和雕刻,出自我的一位堂叔之手。他早年读过私塾,擅长诗词绘画,精通木工,是当地不可多得的民间艺人,可惜三年前他已作古去了天堂,好在两位徒弟传承了他精湛的手艺。每年农历七月十五举办的河灯节,他俩纯手工制作的河灯画上精美的图案,技压群芳,享誉一方。

  每当有朋友和同事出差和路过家乡的风雨桥,拍上几幅照片发在朋友圈,赞美风雨桥上精美的图画和巧夺天工的构造,我一见便心生欢喜,自豪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那日一早,天空飘着小雨,我们驱车前往离县城不远的中峰镇资水丹霞田园综合体参观,走在茂密硕大的葡萄架下,晶莹剔透的玫瑰葡萄,紫色的提子一簇簇、一串串,伸手可及,张嘴可尝,远处还有金黄的猕猴桃密密麻麻挂在枝上。一辆挂外地车牌的大货车正停在路中央,几个壮年汉子忙着搬运已装好箱的新鲜葡萄。再过半个月,猕猴桃也到了收获的季节,到时又是一番丰收的景象。远处的蓝莓树也不甘示弱地伸出绿油油的枝叶,在细雨中显得格外妖娆。

  放眼望去,路边清一色带庭院的洋房别墅格外耀眼,村民家家户户屋前屋后不是菜园就是果园,花香四溢,绿意盎然。置身花环水绕的田园之间,抬眼白云悠悠,飞鸟盘旋。低头果实累累,蜂飞蝶舞,挂满枝头,所有的烦恼忧愁一扫而光,眼前的乡村生活是十足的静谧富足,也是众多城里人的憧憬和向往。

  离开中峰镇,驱车前往更远的两水乡塘洞村。车子驶上资龙二级公路,山高坡陡,但满目苍翠。车子在密林深处穿行,树影婆娑,窗外凉风阵阵,习惯空调的我们不由摇下玻璃窗,享受大自然特别的恩赐。霎时,想起之前的一个老同事,退休后放弃在大城市养老的便利,和老伴在五排河周边修筑一间木屋颐养天年,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,过着自给自足的闲适生活,顿时有些羡慕起来。

  车子途经隘门界时,更是感受了一番高海拔地区的凉爽山风。每年一到滴水成冰的凛冽冬天,这里的雾凇千奇百怪,白皑皑一片蔚为壮观,引来不少游客前来打卡,成为网红之地。车子上坡下坡,东拐西拐,几经颠簸,终于在中午时分到达向往已久的塘洞村。这里是当年红军血战湘江后3万余人长征经过的地方,也是中央红军当年在夜色中翻越老山界后暂时修整的驻地。陆定一同志当年写作《老山界》的木房子还完好地保留着,那盏落灰的油灯静静地立在窗台,仿佛述说着当年那段艰难困苦的岁月。

  站在村中赵氏祠堂大门前,抬头望去,华南第一高峰猫儿山突兀眼前,山顶的电视信号塔高耸入云,若非晴好天气,很难见其真面目。我们到达的当天阳光明媚,天朗气清,目睹猫儿山巍峨耸立,气吞云霄,也是三生有幸。

  八十七年过去,物是人非,这里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昔日的贫困村已彻底告别了贫困,村民过上了小康生活。水泥路四通八达,伸向各家各户,清澈的溪水从村前缓缓流过,既灌溉了农田,提高了水稻的产量,也增添了大山的灵性。不少农户依托当地丰富的红色资源和独特的自然风光,纷纷建起了农家乐和独具特色的民宿,招待四面八方远道而来的游客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村民脸上的笑容像春天的风,足以抚慰游子漂泊疲惫的心。

  在当地一家村民开设的餐馆喝过地道的油茶,品过难得的泉水鸡和南瓜饭,因为要赶往下一站,我们就匆匆离开了塘洞村,车子加油后向龙胜的方向驶去。

  一路上故乡的背影越来越远,越来越模糊,但思乡的情绪则越来越浓,甚至有些依依不舍,好在,车子的尾箱装着米寿母亲栽种的辣椒、茄子、南瓜等地道道的农产品,不时散发出清香的味道。想起回到邕城还可以同家人一起大快朵颐,分享耄耋老人的劳动果实,感受家乡土地的温暖,心也就释然了。

  多少次云里雾里向北回望,山水峰峦起伏之间,总是乡愁难忘,乡音未改,故土难离,但愿未来的日子,抖落一身的疲惫,还能经常回家看望健在的母亲,听儿时的玩伴讲述过去的故事,陪着母亲絮絮叨叨唠家长里短,凝望倾注母亲一生心血辛勤劳作的菜园,见证那一畦的碧绿,感悟家乡近年来的变化。